故事思维:每个教师都该具备的素养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20-09-16  阅读:次   |
42.9K

  故事思维:每个教师都该具备的素养

  故事思维,严格来说不是一种学术上的概念,似乎并没有出现在有关思维科学的名词解释中。只是,故事思维在生活日常及各种工作场合中,存在非常广泛的运用情景,而且其带来的表达和解决问题的效果出奇地好。所以,故事思维受到了人们普遍的青睐,各行各业的人都在积极探索各自领域的故事思维运用模型。别的不说,我手头书名里有关“故事”或“故事思维”的书不下10本,文学、新闻、商业、日常交际及语文教学等领域均有涉及。尤其是商业领域,“编故事—讲故事—卖故事”已然成为很多知名企业从发展到壮大的通用模式,不能不说故事思维深刻地参与到了我们现实世界的塑造和转型。我本人也集10年思考,及所主持的江苏省教科规划“十三五”课题“基于故事化作文教学的初中生核心素养发展研究”成果,著有《故事的故,故事的事:给聪明人的写作课》一书,以“故事化作文”的名义给予写作及教学的“故事思维”解决方案。

  故事思维是一种“高阶思维”

  首先,故事思维是一种系统思维。故事思维的获得,以事件本身及其情节要素的逻辑关系梳理为前提和基础,讲好一个不偏不倚的故事,确实需要“顾左右而言他”。所以,我们无论是看著名媒体人的纪实故事,还是伟大作家的虚构故事,无一不是以系统思维在摸排故事本末或架构故事空间,进而构成多个意义维度上广阔的叙述纵深。拿我个人经验来说,早年间《中国青年报·冰点》文章无一落下,可能还回读多遍。喜欢的原因就是,它构成了一种事件纵深上的全景叙述,而且形成了系统的开合有致,或者用时髦的词叫“逻辑闭环”。“冰点”深深地影响了我的写作风格。

  其次,故事思维是一种灵感思维。灵感这个物种,因为很娇气,所以很稀缺。是不是可以这么讲,灵感本身就是吃故事长大的,故事是它的唯一适应食品,就像蚕永远只吃桑叶一样,你让蚕吃山珍海味指定吐不出丝,它绝食而亡给你看。没有故事,灵感早就夭折了。另外,我们能数出很多伟大的灵感,都是在故事中降临的。就如我举过的《晏子使楚》等例子,晏子等人的故事灵感绝不是由老师跟他讲一万遍的“类比推理”的道理中获得的,不然晏子也早死给你看了。

  最后,故事思维是一种综合思维。就像写作文一样,不是你有了几个好词好句,就能写出好故事。背后是思维,是思维的综合,是综合的思维。从一个灵感,到一个创意产生,需要的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批判性思维;从一个个人的观点,到大众的普遍接受,需要的是语言逻辑严丝合缝;从别人的故事,汲取到自己故事成长的营养,需要的是“迁移运用”的创新思维。故事思维,怎么看怎么是高阶思维形态的综合。我沭阳的同学储艳在听完我4月9日的“读书课”后,为我张目说:故事思维,是人学的集萃。我以为不过分。

  所以我想,故事思维是人类日常运用的一种普遍思维模式,我们习惯在已经获得的故事中提取经验;也是一种指向创新的高阶思维模式,我们在故事与故事的碰撞和交融中,获得新的学习和认知的策略。它让人们在没有受到思维专业训练的情况下,获得解决问题的通用能力;当然,有的时候它甚至比那些故作严肃的思考还管用。

  故事思维从哪儿获得

  显然,这是更为关键的问题。我以为重要的途径也还是三点:

  首先,天下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这种故事源最为经济的获得途径,人人皆可而为之。我有幸接触很多教师群体中的读书高手,结果都是讲故事的高手,把自身的故事讲得也很精彩。往大处说,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在观察了现代印刷术给西方文明繁荣带来的影响后,不无兴奋地说:“枪炮的发明使奴隶和贵族得以在战场上平等对峙;印刷术为各阶层的人们打开了同样的信息之门,邮差把知识一视同仁地送到茅屋和宫殿前。”阅读面前,人人平等。读书,首先是拥有了故事本身,其次是获得了故事语法的必要的训练——也就是说,你也会慢慢成为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读万卷书”是和“行万里路”成双成对的,“行万里路”肯定也有故事。但关键是后者不廉价,即使口袋殷实,时间成本也成了最大的问题,正如有歌词说:“有时间的时候我却没有钱,有了钱的时候我却没时间”。还有其他不可控因素的制约——比如,疫情期间你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有些所谓实现财富自由的,他们不一定读书但也有故事,思维格局不赖,那只是他们所有的时间都在“行万里路”,通过“身体在路上”实现了“灵魂在路上”,一般人肯定学不来。何况,现在想通往的财富自由之路,好像不读点书还真不行。我们普罗大众,至少“心灵在路上”,也还算不错的处境。

  其次,刷好灵魂的朋友圈。2019年教师节,张家港市教育局赠全体教师一本李镇西先生的书——《成长是最好的奖励:教育人物见闻录》。我解读这本书也是“故事思维”,就是李镇西先生把中国教育很多大牛级的人物装进了自己的朋友圈,这些名字有:于漪、钱梦龙、李吉林、吴正宪、魏书生……他一口气记述了与这些堪称先生的人物交往的故事,一共36位。所以我想,李镇西先生是把很多优秀的灵魂搬进了自己的故事,李镇西想不成为李镇西都很难。古人追求“无友不如己”,跟有故事的优秀人物交往,相当于缩短了自己故事思维的研发周期,因为他们的思想会以压缩包的形式,源源不断地传递给你。“读书课”里,我所举的《中学语文教学》编辑韩振老师对我“故事化作文”的点拨,简直就是我研究过程的加速器,举重若轻地把方向推入正式轨道,进入巡航模式。道不远人,我发现跟我认为的“先生级”的人物交往,他门首先甘为人梯,然后跟你讲述故事冲淡平和,而智慧汩汩滔滔。

  最后,是交谈和写作。说两个故事。一个是最近的调研,有一位工作第三年的教师,略带抱怨地说,学校让他们每周至少听两节“师傅”的课,实在没有什么名堂。我想,这是真的。向学校领导反馈意见我提了几点:不要规定听一个人的课,尤其是“师傅”是一个行政安排而不是学术安排的情况下,这可能会限制青年教师成长;听课,要让青年教师之间相互多听课,效果不一定比前者差;重要的是,要多晾晒青年教师,让他们的故事有平台讲述,也会倒逼他们讲好自己的故事,如果一个教师长期处于受教育的“被压迫”状态,他还有什么故事可讲,还有什么自信可以讲故事呢?第二件事情,是对上面事情的响应。回来后,我赶紧建了一个“张家港青语会”的群,工作5年以内的教师一律进群,把本市骨干教师也拉进群,让两者零距离接触,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每周完成教育叙事或教学叙事一则,个人“语泉汇”公众号也成为晾晒他们成果的平台,我甘心做他们的“牛头狗”。故事离不开讲述,更离不开记录。“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写者留其名”,这算是我的金句。麦金太尔说:人是一种讲故事的存在。语文教师,比其他任何学科都格外需要讲好故事。至少可以说,所有的语文名师都是写出来的。退一步说,即使我们不要“名师”的光环,我们仍要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因为故事事关职业尊严和人格品质。而讲故事,往深处说是一门技术活;故事思维,是一种在故事环境中长期耳濡目染而成的习惯与自然。讲好自己的故事,帮助需要讲好自己故事的人——我想,是我这个教研员身份的职业使命所在。

  教师一定要做个有故事思维的人

  “读书课”这个板块的核心意思,是我们教师一定要做个有故事思维的人,基础教育阶段课堂中的故事思维运用无处不在。在这里需要做个简单的观点罗列:

  故事是我们课程的土壤、教学的载体、内容的载体和形式的载体。很多课程内容本身就是故事,很多教学需要用故事做媒介。故事化身为一种叫“学科文化”的东西,深刻地镶嵌在我们的教学过程中。

  故事思维是对课堂结构或节奏的优化。叙事学给故事的定义是,“故事,是三个及以上情节的排列组合”。故事就如音乐,是要讲结构和节奏的。教学的艺术,也是如此。故事有一套完整的语法,在拙著《故事的故,故事的事:给聪明人的写作课》里有所架构。可以说,故事的语法与课堂教学法,在本质上是高度吻合的。刚入职的菜鸟级教师,可以从故事思维直通课堂教学艺术的殿堂。

  故事思维启示我们教学理念及方法的变革。最好的故事,是讲一半,留一半——这一半是读者的。课堂也要留一半,这一半是学生的。故事思维是让我们找寻教学支架,让课堂中“学”的端口产生大流量,而不是“教”的端口流量堵塞。

  故事思维启发我们课程形态的转化。故事思维,是让我们尽可能地把“间接学习”变为“直接学习”,即在真实的学习情境中学习。当今考试评价指引的方向,本质上也是把知识和能力的考查放置在某种故事情境下设计。

  我还有个比方是,故事思维是课堂结构的钙片,让课堂成为站起来的课堂,成为站得稳的课堂。

  所以,我最后的结论是,故事的多寡,故事思维的高低,大概可以成为我们师生素养,乃至核心素养的检测标准。

  (作者单位:江苏省张家港市教师发展中心祝荣泉)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