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当起“老娘舅” 

[浙江教育报] 2019-05-07 |
42.9K

  班主任当起“老娘舅”

  5月1日晚上10点,已经放假的衢州第一中学校园里空空荡荡,昏黄的路灯下,一对父女携手前行,这是高一学生小琪(化名)和父亲5年来的第一次牵手。两个小时前,在该校心理辅导室举行了一场由高一年级班主任谌涛主持的亲子关系调解会,调解会上有怨气的倾诉,有解释,有道歉,也有心理辅导教师的专业建议,更有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真情告白。这是衢州一中在班级管理中引入心理教育,由班主任搭建亲子面对面沟通桥梁的尝试,谌涛把这一做法称为:班主任当起“老娘舅”。

  最近一段时间,谌涛发现小琪总是情绪低落,面容憔悴,饭也吃不下。多次谈心后,小琪透露了自己的心声:考试考得好家长什么都不说,考得不好就是一顿骂,中考成绩不理想,爸爸一个月没理她。她说:“他们跟我说话三句不离学习,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学习的机器。他们不爱我,看不起我,我不想理他们了。”

  得知这些情况后,谌涛拨通了小琪妈妈的电话,明显感觉到家长也是一肚子的怨气,本来想好的给家长的建议,也没说出口。既然双方都有怨气,何不面对面说出来?既然双方很少沟通,何不搭建一个沟通的桥梁?谌涛把这些想法告诉了学校的心理辅导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周莉莉。两人一合计,决定在征得学生和家长同意后,为他们举行一场面对面的亲子关系调解会。调解会前周莉莉先对学生进行了心理疏导,还就学生和家长在调解会上说些什么、怎么说,进行适当的引导。

  调解会主要包括六个环节:“怨气大倾诉”,讲具体事例,倾诉自己对对方的不满;“事实不是你想象”,双方就对方的怨气,进行解释说明;“重温感动一刻”,双方各讲一件对方最让自己感动的事情;“原来我也有不好”,引导双方做自我反思,并对今后的改进作出表态;“大声说出你的爱”,大声真诚地向对方表述自己的情感;“相亲相爱一家人”,双方和解拥抱。调解会最后由周莉莉进行总结点评,并给出今后相处的建议。

  “其实父母和子女之间产生了隔阂,搭建直接面对面沟通的桥梁比给出建议更重要。”谌涛说,以往发现了类似问题,班主任都是以一个居高临下的指导者的形象存在,告诉学生应该怎么做,告诉家长怎么做。这些建议能否有效、家长学生会不会去做、效果怎么样,则很少跟踪。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亲子关系中谁对谁错,很难分清楚,也很难评判,班主任当“老娘舅”就是班主任在协调亲子关系中不作评判、不作指导,而是发挥一个居中的桥梁作用,引导双方在面对面倾诉、倾听中化解怨气、感受真情、反思自我。

  政教处副主任帅焰兵对此颇有感悟:“家长与子女之间的有效沟通,对于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其实家长与子女之间并无实质性矛盾,许多话说开了,误解就消除了。关键很多时候,不是不想说,也不是不愿说,只是碍于面子开不了口,而班主任当起‘老娘舅’后,打破了沟通的‘窗户纸’。”

  “青春期的学生不愿意与家长沟通的现象还是比较常见的,班主任当‘老娘舅’是一种非常有益的探索,我们将深入研究并推广。”校长徐衍昌表示。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