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军班”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教师报] 2019-03-14 |
42.9K

  我与冠军班相识、相遇、相逢绝对是一种缘分。由于身体原因,我本不想再担任班主任了。以往每年都要接“二手班”,而且都在升学的关键时间节点上,忙碌的工作和沉重的压力下,产生的问题就是身体健康指数直线下滑。但事与愿违,初二的那位班主任由于特殊原因离开了学校,我还是没有逃离“救火队员”的角色,接手了这个有29个学生的班级。

  “大战”一触即发

  从接手班级到与全班家长见面、开第一次家长会,时间间隔是3小时。我想,幸好我是一个久经沙场、随时都做好准备的“老手”。我想象着,把移动硬盘中上百G的班主任资料夹打开,信心满满地“俘虏”又一批自己的粉丝,然后运用自己“秦氏王朝”的班级管理大法,带领孩子们披荆斩棘圆满度过初三生活,顺利考上理想的高中……

  但当我拿到班级学生家长信息登记卡后,强大的自信心瞬间崩塌了。我做了一下统计,全班家长中22人是博士,18人有海外留学背景,学生中有8人曾在不同国家接受过不同的教育,短则1年,长则3年。这何止是教学上的挑战?一场初中班主任与全班家长都是大学教师的交流与碰撞大戏正式开场。

  生活其实有一个秘诀,如果你认为是困境,那么一切都是糟糕的;如果你认为是机遇,那么一切都是幸福的。

  “救命稻草”

  困境比预想来得更猛烈。这个班级初二原本是两个班,到初三合并为一个班,两个班原本就存在着竞争,据说初二时还发生过学生之间、家长之间的摩擦,这些都为班集体的建设带来不确定因素。

  与以前的接班思路一样,我先采取了观察法。开学第一周我没有开班会,没有安排值日班长,没有发表就职演讲,总之就是让学生展示自己的“原生态”。那是糟糕的一周,学生的爆发力和破坏力超出了我的忍耐极限。但10多年的班主任经验告诉我,一定会找到方法的。

  那段时间,我聆听了日本东京大学教授佐藤学的报告,并阅读了《教师的挑战》《学校的挑战》两本书,书中的涩谷老师也遇到了与我相同的问题。许多经验告诉我,用“强制手段”对付学生效果只能适得其反。涩谷老师采取的应对策略是确立缜密的方针,坦然面对,“全盘接纳他们”“改进同儿童谈心的技巧”……

  一个想法从我脑海闪过,是否应该放弃一些传统的班级管理策略,尝试用学习共同体的理念进行班级管理?

  越过“山丘”

  在之后的班级管理中,我用的第一个锦囊妙计就是“倾听大法”。为期一周的倾听活动开始后,我与所有任课教师沟通,并请孩子们允许我听一周的课。同时,每天与家长约好时间面谈,了解学生的学情和性格特点,并做好个人成长记录卡,建立学生电子档案数据库,包括体能记录单、个人读书单、职业生涯规划单等。

  这个过程中,遇到难以逾越的“山丘”时,我都会拿出《教师的挑战》,在书中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

  小马是性格内向的孩子,几次“采访”我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我坚信,只要对孩子尊重,就一定会开启心灵的对话。这一等就是几个月。

  在中考100天倒计时当天,小马终于敞开心扉,向我倾诉了3个多小时。他的心结是自己落下的知识太多了,感觉无法赶上其他同学的进度。

  我思考了一下,给小马拿来一张元素周期表,与他协商每天制订一个计划,每天完成一个指标,每天进行自我反刍和复盘。结果可想而知,2018年中考,小马敲开了理想高中的大门。我想,倾听正是打开教师与学生心门的神奇之钥。

  润泽的力量

  我和冠军班一起走过一段美好的初三生活,许多学生、家长、教师原本以为初三是残酷的,但润泽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我和孩子、家长、搭班老师的关系是润泽的,遇到困难时我们相互鼓励,遇到欢乐时我们一起分享,我们每周召开一次润泽书友会,孩子们分享自己喜欢的图书和故事;每周一次润泽游园会,孩子们在校园里自由玩耍,拍照并找到知心朋友倾诉;每周一次润泽运动会,孩子们进行各种趣味运动,甚至拿着我的鞋做接力棒;每天一次2000米的耐力跑风雨无阻,坚持了一年时间。

  时间一晃,与孩子们分别已有几个月了。他们在高中也都很阳光、自信,每当听到他们进步的消息时,我的内心总是难以平静。

  有家长和同事问我:为什么要把班级的名字定为“冠军班”。其实,这个冠军并不是怀着功利心,让孩子们去争取第一名,而是培养他们的冠军思维、冠军品质、冠军意识,更是勉励自己做个冠军教师,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素质和水平。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