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哪些学校输出“双一流”高校校长多?

[芥末堆看教育] 2019-03-19 |
42.9K

  校长“前任”:高校调任占九成

  经过统计,我们发现高校的行政履历对于校长来说必不可少。大部分“双一流”大学校长的前一任单位,仍然是高校。仅有15位校长在就任前不在大学任职,约占总数的10.71%,剩余九成的校长则全部来自于不同的高等教育学府。

  在这一部分中,由本校其他职务直接升任为校长的占比最多,共65人,占比约46.43%。此外,还有58位校长属于跨校调任,所占比例约为41.43%。

  副职转正:前任职务为“副校长”的最多

  在高校之间进行调任的123位校长中,超过半数是副校长转正。这其中既包括本校的副校长转为正职:如苏州大学的熊思东校长,就是由本校副校长升迁至校长;也包括跨校调任:如同济大学的陈杰校长,是由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的职位跨学校调任来的。

  从校长到校长的跨校职位调动共有27例。这些调动通常会遵循着这样的规律:同地区之间调动、同类型院校之间调动。

  例如,四川大学的新“舵手”——李言荣校长的上一任职务,是电子科技大学校长,而电子科技大学与川大一样位于成都市。

  再如华中师范大学的赵凌云校长、华东师范大学的钱旭红校长、北京工业大学的柳贡慧校长等等,他们的“新东家”与“老东家”也都位于同一个省市,属于同地区高校之间进行的调动。

  同一类型院校之间调动,是指农林类院校到农林类院校、财经类院校到财经类院校等一类的调动。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王稼琼校长,此前担任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校长,这样的职务调整就属于财经类院校之间的调动。西南财经大学的卓志校长、东北农业大学的包军校长、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曹诗权校长等,也都属于此类。

  校长“后备军”:北京大学产出四位校长

  校长的前一任职务代表着这位校长目前为止,在行政岗位上历练过程的上一站。经过统计,我们发现了几所频繁输出校长的高校。在目前在职的138位校长中,有4位在北京大学完成了其成为校长前的最后一次历练:北京大学的郝平校长、华南理工大学的高松校长、中国人民大学的刘伟校长和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李岩松校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四位校长都是北大出身,学术和行政履历也都几乎全部在北大完成,都是“土生土长”的北大人。例如华南理工大学现任校长高松院士,他在北京大学化学系先后获得了学士、硕士、博士学位后,又分别在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北京分子科学国家实验室和北京大学履行行政职务,直至2018年由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调任华南理工大学校长,从此成为华南理工的“掌门人”。

  除了这四位外,兰州大学的严纯华校长,虽然他的前一任职务是南开大学副校长,但纵观其履历,他其实也有着纯正的北大“血统”。由北京大学培养出的优秀人才如今活跃于各大高校,北大也因此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校长“输出机”,为高等教育事业作出了不凡的贡献。

  另外,随着3月15日,原吉林大学副校长孙友宏就任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校长,吉林大学至此也为“双一流”高校贡献了三位校长,一跃成为后起之秀。除此之外,还各有3位校长分别来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

  统计数据显示,大连理工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清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浙江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中国矿业大学、中国矿业大学(北京)、中山大学、重庆大学等高校也输出了2位校长。

  综合上述数据,我们可以看到:从岗位来说,高校的行政履历对于各大“双一流”高校的校长来说必不可少;从职位上说,副校长转正所占的比例最大。与此同时,多位“土生土长”的北大人正活跃于各大“双一流”高校的最高行政职位上,为高等教育事业作出了不俗的贡献。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