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觉哉:以身成书启世人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21-04-04  阅读:次   |
42.9K

  谢觉哉:以身成书启世人

  1884-1971

  1971年,您以87岁高龄驾鹤西去时,已有很多颇具分量、为人熟知的头衔:“延安五老”之一、“长征四老”之一、著名法学家、人民司法制度的奠基者……但您的夫人王定国在回忆您时,称您“一生的经历就是一部教科书,为儿女们做出了一个好的榜样”。

  此言不虚。出生于清光绪十年的您,不仅生活在一个“累代为农,有了点地,可以不大劳作”的富裕家庭,还是中国科举的“末代秀才”。虽然接受的是旧式教育,已经享受着“高人一等”的地位,但您追求进步,决意“从旧的壳里钻出来”,在41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完成了从晚清秀才到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转变。

  您总是向后辈不倦地谈及学习、进步的重要性。提到已经年迈的两个儿子,您仍鼓励“廉伯、子谷年纪大了,但他们还有前途,只要他们肯学习,求进步”。

  1934年10月,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您跟随红军踏上长征,在“几乎病死”后到达陕北。这段“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远征,让您对苦难有了更深的感悟,也有了更从容的胸怀。您说“你们当不会再有那样险阻的关,但困难总是有的……要从艰苦的过程中,得到隽永的味道,像关云长达到黄河渡口的样子,才算过关”。

  “坚持走出草地,就是最大的快乐。甘与苦都是相比较而言,快乐常常不在艰苦之后,而在艰苦之中。”您的14个儿女,大多生于战乱,长于饥馑,却从这样一封封家书中得到了面对苦难的坚强力量。

  1949年10月,您出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消息传到湖南家乡后,乡亲们“兴奋”了:穷山沟里出了个大官,真了不起。请托办事的来信也多了不少。面对这些“期待”,您直言,自己是个“焦官”(湖南方言:不挣钱的官),是个没有特权的官。

  您的儿女提出需要帮助时,您严厉地回道,“看不到你们有志气、有计划地创造自己的前途,就要生气。”可一旦他们在来信中写了自己的进步和努力,哪怕是再细微不过的事儿,您也会“化身”慈父,不吝鼓励和赞扬。

  您虽是“穿绿长褂子”、不以体力劳动谋生的知识分子,却分外重视劳动,热爱劳动。“读书是好的,但读书为着更加善于劳动生产。”“如果读了书,就不劳动,那社会会成什么样子?教育对人民有什么好处?”

  投身革命前,您在家乡做过几年教师,也一直对教育事业挂怀在心。您的不少子侄在学校做干部和教师,您常常给他们出主意,言之谆谆。当听到乡村面貌有了变化后,您热切地建议,“应把学校所能接触到的生产工作、合作社工作、地方组织工作等,当作教育的重要材料”……

  今年,在您离开的50年后,您的许多智慧言语仍被后来人时时捧读。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