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教育的铺路石——忆北京电影学院沈嵩生院长

来源:《北京教育》杂志 时间:2020-05-20  阅读:次   |
42.9K

  中国电影教育的铺路石——忆北京电影学院沈嵩生院长

  沈嵩生,教授,男,汉族,浙江海宁人,1931年9月14日生。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毕业于南京金陵大学影音专修科。留校任教并随同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来到北京电影学校,先后任摄影系教师、文艺理论教研组副组长、编导系副主任、文学系系主任。1983年7月至1992年12月,任北京电影学院院长。沈嵩生是北京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北京市第六届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的代表,国际电影电视高等院校联络中心委员。曾主持了来自37个国家和地区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百余名代表参加的“亚洲及太平洋区域电影电视教育研讨会”。被聘为国家教委学位委员会第二届、第三届艺术学科委员,并任中国高等院校电影电视学会会长、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中国影视交流协会常务顾问等职。任教期间先后主讲了“电影摄影艺术”等课,并担任“电影历史与电影理论”研究生导师。发表了《电影艺术特性》等多篇论文及专著《电影摄影技巧与理论》等,担任主编出版的“大学电影教材”系列,已出版九种。

  沈嵩生于1983年被任命为北京电影学院院长,主持新时期中国电影教育的建设与改革。在近十年的任期中,他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使中国电影教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确立了中国电影教育在世界高等影视教育中的地位。

  “常规电影”的教育思想

  沈嵩生正式提出“常规电影”的思想是在1987年2月。他说:“目前来说,除了上课(以创作课和理论课为主)还要提高学生的社会责任感,让他们重视文艺创作的社会效益和群众的审美趣味。为此,在作业安排上,应该要求学生首先掌握常规电影的拍摄”。沈嵩生提出这个问题是有针对性的。针对性之一是学院内有个别学生既不能很好地借鉴西方电影中的叙事形态和技巧,又不能正确理解当时我国出现的“探索电影”,误以为这就是中国电影最高成就。沈嵩生高度重视这种情况(虽然这种情况是个别的)。所以他严肃地指出,在教学的过程中要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这个“社会责任感”就是“重视文艺创作的社会效益和群众审美趣味”。并在安排作业时,要求学生首先掌握“常规电影”的拍摄。

  随着电影创作的发展,沈嵩生在1987年继续发表文章进一步阐述他的“常规电影”思想。一方面,他针对社会上有些人片面地责难并误认为“第五代导演”都拍“探索片”的情况,指出“这不能准确反映实际情况”。他在文章中详细列举了导演系1982届毕业生创作的片子,指出:“实际上被大家公认并谈得比较多的‘探索片’,主要有《黄土地》《猎场札撒》《一个和八个》等几部影片,不到1982届毕业生拍摄影片的四分之一。”接下来,沈嵩生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阐明了“探索片的成就和不足。”他说:“对待探索,我们不应予以否定,因为创新就要不断探索,青年导演在探索中、老年导演也在探索。”另一方面,沈嵩生高瞻远瞩地指出,要发展社会主义的电影事业,“以下问题特别应当引起我们重视:一是能否坚持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二是电影形态上要重视‘常规电影’的发展”。因为非常规电影─“探索片”“绝不是电影创作的主流”。接下来,沈院长科学地分析了“常规电影”的三个基本特征,即它的叙事性、电影语言的通俗性和群众的认识性。这和前面谈到的“社会效益和群众的审美趣味”是一致的。沈院长论述了“常规电影”与非常规电影的差异,旗帜鲜明地强调了“常规电影”是中国电影的主流,明确指出我们的电影教育必须要让教师和学生重视电影创作的社会效益和群众的审美趣味,要求对学生进行社会责任感的教育。

  综合培养的教育思想

  “文化大革命”前北京电影学院在专业设置、教学安排等方面是按苏联电影学院模式建立的。其长处是专业的理论知识比较系统;缺点是学生的学习内容比较狭窄,专业与专业之间横向交叉不足,学生作业量较少等。1984年到1985年期间,沈嵩生领导广大干部和教师就学院的教育改革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这次大讨论确立了今后学院的发展方向,总结了过去办学的经验和不足,制定了新的教学计划以及综合培养的思想。

  这在他1990年发表的文章中有过阐述,即“注意保留了原有专业教学系统性的优势,同时吸取西方电影教育的长处,加强低年级的综合训练,适当扩大作业量(尤其是个人作业)……”在1987年《电影通讯》第二期所发表的《学院新一年》文章中,沈嵩生要求在1986年新入学的本科生实施新的教学计划,“同过去的教学计划相比较,重要区别是……在课程设置上,保留各系专业课的优势,加强横向学科学习,对学生进行综合训练……”后来,学院通过三个方面来贯彻“综合培训”这一教育思想。一是每个专业的学生都要学习电影学科的五个主要元素,以加强横向学科的学习。这五门课程是:“电影剧作”“视听语言”“电影造型”“电影声音”和“电影技术概论”。二是加强并适当增加学生个人作业量。在教师指导下学生每做一个作业,要自己编写剧本,自己导演,剪辑、服装、道具,还要在别的同学作业中担任录音、摄影、副导演、场记、照明、制片甚至演员。每个学生经历影片拍摄,既学习了本专业的技能,又学习了别的学科专业的知识,还培养了学生面向社会及合作的各种能力。而这恰恰是在课堂之中难以学到的。三是电影和电视相结合的手段。各专业学生在大学一年级、大学二年级用电视设备进行专业技能的培训,完成作业。有的专业,如导演、摄影、录音、美术等在大学三年级、大学四年级用电影的手段进行16mm或35mm胶片作业。经过四年这样的学习,学生们基本上掌握电影制作和电视节目制作的理论和技能。

  在综合培养教育思想指导下,学院各专业逐步形成了实践作业的体系及训练规范,即由单个元素训练到专业多个元素的训练,由一个专业的技能培训到多个专业联合的综合培训,由电视到电影手段相结合的培训。

  教学与科学研究、艺术创作相结合是沈嵩生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京电影学院自1956年正式成立至“文化大革命”前的10年中,学科建设发展良好。先后建立了文学、导演、表演、摄影、美术设计、动画、制片管理、放映、录音、洗印和电影机构等专业。初步形成了高等电影教育体系,培养了新中国电影教育史上第一代的本科毕业生。但十年“文化大革命”,电影教育受到致命的摧残,到1978年恢复招生,教学几乎又是白手起家,教学工作十分困难。在多重困难的情况下,1983年沈嵩生接任了院长。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他一边抓教学管理、教学改革,一边抓学科建设和教师的艺术创作。在庆祝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建厂十周年的大会上,他根据电影艺术教学和创作的规律指出,如果教学是一只鸟的躯体的话,那么科研和艺术创作是这只鸟的两只翅膀。这一思想是把教学、教师的科研和艺术创作作为一个整体进行思考和安排。

  在他的领导和主持下,分别制定了教材建设(其中不少属于科研项目)的“七五”“八五”规划。鼓励教师撰写学术专著;成立院教材评审委员会,每两年评审优秀教材一次;机构上,在教务处设置教材科,制订优秀教材评审条例及奖励制度等。这些措施有效地推动了教师进行科研和编写教材的积极性,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教材数量由“文化大革命”前的11种增加到“八五”规划期的98种。一部分教材和科研成果分别获得国家教委优秀教材奖、广电部优秀教材奖和科研优秀成果奖,其中有的教材和科研成果填补了电影学院学科上的空白。

  沈嵩生十分重视教师的艺术创作实践,成立北京电影学院青年电影制片厂。有了这一实践基地,教师如鱼得水,他们相继摄制了《樱》《邻居》《沙鸥》《湘女萧萧》《见习律师》《珍珍的发屋》《本命年》《北京,你早!》等一批优秀影片。这批影片以崭新的美学思想屹立于中国电影的园林之中,并为中外电影界所瞩目。青年电影制片厂被称为中国新时期电影的“绿洲”。教师们不仅在艺术实践中提高了自己的艺术创作能力和水平,而且让自己的理论知识在实践中得到验证、丰富和完善,他们将这些从实践中得到的最新鲜的知识带到课堂中去向学生传授,又可在教学中再次得到验证。这种从实践到理论再到实践的循环,不但符合认识论原则,而且也符合艺术教学的规律。这一做法后来就逐渐规范化了,即一部分教师上课,一部分教师编写教材和科研,一部分教师进行艺术实践。在一定的时间里进行循环,大家称这种形式为“三三”制。所以电影学院的很多教师都具备多种能力:既能上课,又能进行科研,还能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一体制下,一部分中青年教师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电影教育的中坚力量,在中国电影界颇有影响并为中国电影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尊重人才是沈嵩生的又一教育思想

  教师出身的沈嵩生,十分清楚教师在教学中的重要性,因而他十分尊重教师、尊重人才,不拘一格地提拔人才。在周传基教授离休座谈会上,周教授深情地说,在电影学院工作的十年是他一生中最为愉快的十年。的确,当时的院领导,特别是沈嵩生充分调动、发挥周老师的优势和特长,使他得以先后开设多门课程。周老师从外单位调来,无教师系列职称。根据周老师的科研成果、学术水平和教学质量,沈嵩生鼎力推举周老师为教授。多年来,周教授对电影理论的研究有力地推进了电影学院的学科建设,成为影视界颇有影响的著名教授。沈嵩生在任院长期间积极选送中青年教师出国讲学、进修、考察访问,为北京电影学院教学走向世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不仅有效地开阔了教师们的眼界、提高了学术水平,而且也给学院的教学改革带来了不少有益的经验。跨学科吸纳青年教师,又显示了沈嵩生对人才的重视。文学系为了加强理论专业和剧作专业的学科建设,先后从其他大学选择了一些博士、硕士毕业生来学院任教。在老教师的关怀、帮助下,他们不但为本专业而且也为别的专业开设了大量的课程,尤其是他们跨学科的知识结构,对电影学院学科建设注入了新的血液。

  强调培养又红又专的电影人才

  沈嵩生郑重地告诫我们:“这些改革措施目的是为了突出电影的特点。更好地培养又红又专的电影专门人才”。“红”是指要培养学生有坚定的政治方向,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专”是指培养出来的学生能熟练地掌握专业技能。沈嵩生说:“要达到培养又红又专的电影人才的目标,关键在于思想政治工作的加强和教育质量的提高。”1986年暑假,学院党委主持召开了全院政治思想工作会议。会上传达了中央有关文件,认真地检查了思想政治工作的不足,提出了改进措施。根据这一会议的要求,不久就成立了学生处和学生工作委员会,以加强对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及管理。除此之外,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沈院长强调对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要深入到课堂的教学中去:“通过课程(以创作课和理论课为主)提高学生的社会责任感,让他们重视文艺创作的社会效益和群众的审美趣味。”这一论述,现在仍然具有现实的意义。在课堂教学中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和文艺方针是每一位教师的天职,是教书育人的重要环节。更何况从我们的课程讲授到文艺创作等一系列重大的原则和理论问题都与此有着密切的关系。他要求教师和学生都应通过课堂教学来增强社会责任感,自觉地运用马列主义的文艺观指导自己的文艺创作,提高自己的社会责任感和审美趣味。(作者:王伟国,单位:北京电影学院)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