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成大学生适应网络课堂 “云课堂”在曲折中提速

来源:中国青年报  时间:2020-03-02  阅读:次   |
42.9K

  九成大学生适应网络课堂 “云课堂”在曲折中提速

  清华大学电机系教授朱桂萍为每位同学邮寄了一份“口袋仪器”,师生通过视频展开“云实验”教学,每位同学都能在课上动手操作。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供稿

  商丘师范学院教师范况生在济源老家,爬上屋顶给学生上网课。 范况生供图

  “大家听懂了吗?”面对屏幕里老师的疑问,就读于江西一所高校的黄佩鸣条件反射地回复了一句:“听懂了。”说完她才意识到,此时视频里的老师并不能听到她的声音。

  支上手机支架、下载指定的学习资料、端坐在房间的书桌前,抱着些许期待的黄佩鸣在2月17日上了第一堂网课。“平时上课,我很喜欢老师提出问题后,留出一段时间让我们即时思考,但录播课程很难做到实时互动。”黄佩鸣有点困扰,网课的上课形式有一定的局限,课堂上遇到的问题只能在课后再去向老师询问,线上答疑的过程也没有面对面沟通顺畅。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各地许多高校返校时间延期,网上授课陆续开启。网上关于老师化身“十八线主播”、直播误开“超级美颜”的视频、段子,已经透露出全新的授课模式对师生的“考验”。

  中青校媒面向全国1777名高校师生发起关于网课体验的调查,发现39.25%被调查者对网课适应得很好,49.86%认为虽然有些困难,但基本可以适应,还有10.89%认为很难适应。

  超七成师生首次上网课不顺利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10.38%大学生在初次上网课时不太顺利,影响了学习,62.39%虽然上课不太顺利,但基本能完成课程内容,仅27.23%上课很顺利,流畅地进行了各个环节。

  在学习日语专业的李昭润看来,网课的互动性远不如线下课堂。语言类课程的教学离不开生动的“场景演练”,但彼时的手把手、逐字逐句指导,变成了冰冷屏幕里按部就班的录播课程。

  从2月12日第一次上网课至今,李昭润一直有些无法适应网课的教学模式。用于网课学习的App不够流畅、老师和同学们操作不熟练、辅助学习的资料不全,让李昭润和她的同学们不由感叹:“上网课太难了”。“偶尔还会出现突发状况,比如说直播课上到一半,App太卡了或是直接‘崩了’,耽误了很长的时间,最后老师只能让我们在课后再通过录播课程学习。”

  调查显示,大学生认为网络或网课软件不稳定,是网络课堂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79.86%),此外,上课互动体验不好(53.11%)、师生不能面对面导致学生容易走神(54.93%)、老师难以判断学生是否能跟上讲解进度(54.48%)也是目前网络课堂存在的缺陷。还有被调查学生反映,不同课程授课老师使用不同的软件,来回切换要花费很多时间;现在没有课本,也让学习有些不便;也有的老师和学生操作网课软件不是很熟练。

  网课带来的挑战不仅让学生不太适应,也让老师们直呼“太难了”。

  回忆起第一次用App给学生们开班会的经历,兼任班主任和化学实验课老师的任彦林有些尴尬。“本来以为我能很快适应,谁想到第一次开班会,我就忘了打开麦克风,自己讲了快10分钟才发现。”

  “我这还只是开个班会,别的授课老师遇到的问题肯定更多。”这些天,任彦林常常收到来自老师和学生对于网课App的“吐槽”,上手太难、系统不稳定、交互功能匮乏等等问题,导致教师设置的教学环节无法如预期开展。

  老师和学生在家上课的软、硬件设施差异很大。在网络和电脑、手机等设施比较完善的情况下还好,但在网络和硬件条件有限的地方,上课变得更加困难。

  任教7年,这是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师卢真第一次通过网络课堂上课。得知要上网课,担心和焦虑立即向她扑来。为了防疫需要,她被“封闭”在老家的小山村,没有无线网络。她担心仅依靠手机热点无法顺利上网课,更担心学生的学习条件和学习效果。好在学生对网课的态度比较积极。“有学生专门给我发信息,说期待老师成为‘网红女主播’。”

  中央财经大学于2月17日开课。在正式开课的前10天,卢真在学院组织下,开始对照网络平台使用手册,学习如何在平台上建课、录课、上传视频资料。

  面对“初次见面”的网络课堂,卢真预想了各种可能出现的困难。现实和她预料的一样。当天有很多高校开课,“学习通崩了”上了微博热搜。她提前上传在平台的学习资料,学生无法观看和下载。好在开课前,学校通知各科老师提前和对应教学班级的同学建立微信群。卢真第一次网课的大半部分时间,都通过微信群和学生交流。

  她录好的课程无法顺利上传平台,频频“转码失败”,学生准时上课,却无法在平台完成签到,都是当前网课存在的问题。“学校和网课平台都在积极处理。学校教务处给每天的上课老师单独建立微信群,上课期间遇到问题,我们在群里及时反馈给技术人员,对方协助解决。”

  各方努力为网课护航

  中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师毛红奎在备课时,研究好了怎么把自己的电脑桌面分享给学生,准备把共享桌面当成黑板。但网课一开始,同学们就在课程群里刷屏:“卡了。”“可能是共享桌面占用了流量。”毛红奎关掉共享桌面,但他讲课的视频画面还是卡在通往学生电脑屏幕的半路上。他干脆关掉了视频,改成语音讲课。“但这样讲课,引起学生注意的只剩下声音,很考验讲课的故事性。”

  如此大规模的线上授课史无前例。尽管一些线上授课软件早就开始投入使用,但现有平台同时承载全国大中小学课堂,给这些平台带来了“不能承受之重”。

  安徽外国语学院实训中心主任张勇介绍,线上授课对高校来说是一个挑战。难度一方面来源于技术引入时间短,使用尚不成熟,另一方面与引入平台的承载能力有关。

  早在开学前,各高校就开始筹备线上授课系统。张勇介绍,他所在学校的信息技术中心在假期中就增加配置前端服务器负载均衡,技术人员在线上指导老师使用系统。不过,目前出现的问题,主要是在学校引入的线上授课平台的主服务器上。

  和目前已经开课的许多高校一样,张勇也遇到了学生反馈的教学平台登陆不上的问题。“线上用户激增,超出了平台设计的最大承载量。我们和平台沟通扩容,另外也在引进其他教学平台,缓解现有平台的压力。”

  吉林长春一所高校的任课老师郭丹丹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学校3月2日开学,早在开学前两周,她就在平台上传好了课件。“我和同事分别扮演老师和学生,在网课系统里一点一点地尝试,看怎样才能让学生有比较好的上课体验。”

  不过,她预想中的一些方式无法顺利地开展。学校建立了老师和超星、智慧树等网课平台工作人员的对接群,方便技术人员随时解决老师的问题。“技术人员告诉我们,直播是最不推荐的方式。”郭丹丹能理解平台面对的压力。网上频频传来大中小学师生对网课平台的“吐槽”,但用户突然激增,是这些平台也无法预想的,短时间内的技术提升也很难实现。

  好在客观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学校和老师们各有各的办法。

  第一课结束后,毛红奎和其他老师交流,聊到的话题主要是哪个公司开发的会议平台比较流畅。他手机上多了好几个软件,他准备都尝试一遍,哪个好用就用哪个。

  万一再出现师生只能通过声波交流的情况怎么办?毛红奎必须考虑很多细节问题。他把讲课用的演示文稿缩短,每页里内容增多,页数减少,避免学生反复翻页。他讲课的内容也从“细”向“精”转变,为的是在同学们自学的基础上,多讲重点、难点和知识点之间的关联。

  卢真已经上过3次网课。她总结经验发现,网课效果很大程度取决于学习平台的流畅度。“每周一上课需求量更大,平台比较拥挤。”为了应对突发情况,她在平台提前准备上课资料,确保各种资料可以正常播放或者下载。每次上课前,她都会列好一张学习安排表。为了弥补网络课堂互动不足的问题,每节课她都设置讨论时间,在讨论区发起话题,通过学生的回答,检查学习效果。此外,她还会给每堂课做好备选方案,“如果当下使用的平台不给力,就及时‘转战’别的平台,保证上课时间。”

  因为实验课无法通过网课教学,任彦林就自己整理一些与实验相关的理论资料和权威的实验视频分享到班级群里,把每一次实验的作用原理和注意事项单独罗列出来。“当然,光靠线上说也是没有用的,这些实验还是要等到他们开学后再去安排补做,才能真正掌握。”

  学生的功课耽误不得,社会各界都在为一堂网课护航。前不久,在江苏一所高校读书的藏族女孩斯朗巴珍的故事在网上流传。雪山环抱的村庄找不到网络信号,斯朗巴珍要花30分钟爬上雪山,在雪地里的“露天课堂”上网课。西藏昌都市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了解到这一情况,赶到女孩所在的村庄进行信号改善工作,保证在2G条件下正常通话,并开始搭建4G基站。与此同时,许多高校和一些地区的移动运营商为困难学生提供网课流量补贴,帮助学生改善上网课的条件。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师生有了初次上网课的经验后,经过学校、老师和平台的多方调整,30.91%的大学生认为网课体验有了很大好转,59.67%认为体验有所好转,9.42%认为好转的程度低,上课依然不顺畅。

  “网络原住民”在网课中“很活跃”

  福建师范大学《电视综艺节目》课老师陈晓明的开学第一课,正赶上网课软件“崩溃”。陈晓明马上“转战”微信群。让他欣慰的是,对于他的大部分学生来说,适应线上课堂并不难。

  虽然起步有点曲折,但这堂课的学生马雪很快就适应了微信群里的新课堂。在教室里上课,老师提一个问题,最多有一两个同学可以回答。在线上,陈晓明提出一个问题,马雪和同学们在微信群里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大部分同学都可以和老师互动。

  一堂课下来,陈晓明也从学生那里获得了启发。有同学提出,国内很多综艺节目借鉴欧美综艺的形式,但近年来日本综艺也很受欢迎,希望能在课上了解一些日本综艺节目的样态。陈晓明马上回应,以后的课程中会增加对日本综艺节目的专题讲解。

  在分享和讨论环节,线上课堂的优势显现出来。陈晓明请同学们分享自己喜欢的短视频综艺,并给出推荐理由。在微信群里,每位同学都可以分享视频和链接,陈晓明和同学们之间的讨论火热而有序。“以前上课只有老师给我们分享视频,现在可以通过同学了解更多好玩的节目,接触面、课堂活跃度都是线下课堂达不到的。”马雪说。

  作为“网络原住民”的“90末”和“00初”在线上课堂中很“活泼”。“会比现实生活中更活泼。”李昭润说。她的日语笔译老师即便遇上直播平台突然发生的故障,也会很快通过玩笑化解尴尬。为了保持大家的积极性,这位年轻的教师偶尔还会插播一两句网络流行语:“大家可以给我刷一些‘666’”。同学们被逗笑,很配合地将“666”或是“哈哈哈”填满对话框。网线这根“绳索”,无形中拉近了学生和老师的距离。

  为了保证录课质量,卢真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录课和上传资料。“安静,而且那个时间段网速更好,平台也不拥挤。”

  卢真坦言,网课也有其特定的优势。“没有时间、空间的限制,可以随时随地学习。”学生的学习状态,也给卢真带来了意外之喜。“同学们比我预想得更积极主动。”原以为,隔着屏幕,缺少老师的直接监督,学生可能无法按照计划认真学习,学习效果会打折扣。但卢真发现,自己在讨论区提问时,学生回复很积极,对知识点的掌握比较到位。她觉得很感动,“应该对学生更有信心”。

  现在,卢真正在不断地总结网课经验。说到理想的网络授课模式,卢真希望授课平台的操作可以更加简易化,除了实时文字沟通,应该增加语音沟通,“这样更便捷”。

  中青校媒调查显示,77.25%被调查者认为网络课堂最大的优点是不受地点限制,师生可以随时翻阅手边的资料(42.48%)、学生方便分享自己的发现和观点(33.81%)、学生和老师线上互动更频繁(20.93%)也是网络课堂的优势。

  此外,被调查者希望网课系统的流畅度(80.71%)、操作界面友好程度(58.08%)和线下课堂场景的相似度(54.91%)方面能够得到改善。一些学生表示,希望老师能多开直播,网课平台还可以开发便于记笔记的功能。

  目前,中央财经大学的李弈航上了一周多网课,“不失为一种新的体验”。老师采取的上课形式大概分为录屏、音频、慕课视频三种形式。其中,李弈航觉得学习效果最好的是录屏形式。录屏需要教师根据课件逐页进行讲解,“可以跟上老师的讲课思路,比较清晰。”

  老师的认真负责让李弈航深受感动。有一位专业课老师把课程分为视频学习、课间休息、课堂讨论答疑3部分,再根据不同的课程章节,在3个时间段内进行更细致的划分。给他留下“满分印象”的老师让他加紧了对自己的督促。

  这次上网课的经历,让李弈航思考了很多。“不论是在传统课堂还是网络课堂里,自主学习都是非常重要的。”

  调查显示,39.65%被调查者希望疫情过去后,网络课堂能够继续应用到日常的教学场景,包括开班会、在线下课堂中增加线上互动、学习资料的下载等等。

  在任彦林看来,在这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碎片化的网络学习”可能会慢慢变成趋势。他对网课的发展抱以期待,“也许未来,网课的教学更加完善了,老师和同学们会更喜欢上网课、依赖上网课”。

  (文中陈晓明、马雪、任彦林、李弈航为化名。张雨生、王军利、王钰冰对本文亦有贡献。)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