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声音唤醒植物人妈妈,姐弟俩用了两年

[河南高校网] 2019-02-28 |
42.9K

  2013年

  陈坤阳、陈宗阳姐弟俩的妈妈牛雪

  头部被重物砸伤成为植物人

  全家人选择不离不弃

  两年后

  姐弟俩用稚嫩的声音

  唤醒沉睡的妈妈

  牛雪虽然奇迹般的苏醒过来

  但丧失了记忆与语言能力

  为了让妈妈快点好起来

  姐弟俩化身小老师

  教妈妈说话、识字、算术……

  2018年11月25日晚,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18“寻找最美孝心少年”的颁奖典礼上,驻马店第二实验小学学生陈坤阳、陈宗阳姐弟俩的孝心,引起观众的共鸣,让人不禁潸然泪下。

  如今,妈妈虽然走了,但孝道依然在陈坤阳、陈宗阳姐弟俩的身上延续,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现了新时代好少年的精神风貌:阳光与自信、坚强与担当。

  今年春节前后,教育时报记者几次来到驻马店市,走近2018全国最美孝心少年陈坤阳、陈宗阳姐弟俩,近距离感受他们身上的“最美”。

  用亲情“唤醒”植物人妈妈

  姐弟俩教妈妈说话识字

  1月15日中午,教育时报记者来到驻马店市,走进陈坤阳、陈宗阳的家,见到了刚放学的姐弟俩和他们的爷爷陈守昌、奶奶徐德莲。

  陈坤阳礼貌地给教育时报记者递上一杯水,陈宗阳则拿过一个小黑板,写下“欢迎,热列欢迎”几个字,以示对教育时报记者到来的热情。陈坤阳看后忙指出弟弟小黑板上的错别字,指导弟弟更正。

  “两个孩子懂事、好学,从不轻易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 陈守昌告诉教育时报记者,“这块我从外边捡回来的小黑板,对于他们姐弟俩来说,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在他们看来,这块小黑板不仅是教具、学具,还承载了他们和妈妈的鲜活记忆。”说话间,这块小黑板勾起了姐弟俩对母亲的深深回忆,也勾起了陈守昌老两口对于儿媳妇在世时的历历往事……

  2013年7月2日,是这个家庭的灾难日。当天中午,年仅34岁的牛雪外出取货时突遭意外,被重物砸中头部,导致颅内严重出血。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牛雪的命虽然保住了,却成了不能说也不能动的植物人。医生说,牛雪醒过来的希望渺茫。

  陈守昌告诉教育时报记者,当时他就想:“人得讲良心。儿媳妇好的时候很能干,人也孝顺,咱不能放弃!能治疗就治疗。”就是因为这个“不能放弃”,他们一家人把牛雪从医院接回了家,对牛雪精心照料。那时候,陈坤阳才5岁,陈宗阳刚满两岁,话还不能说得很完整。

  听医生说,亲人的声音对唤醒植物人有帮助,于是,姐弟俩特意为妈妈录音并放在床头循环播放。“妈妈,醒醒,我想您……” 就这样,在每天对妈妈的呼唤声中,陈宗阳4岁了,会说的话越来越多。

  在亲人的精心照料下,在姐弟俩一声声的呼唤中,昏迷了两年多的牛雪竟然醒过来了!连她的主治医师都惊叹“这真是个奇迹”。

  醒过来的牛雪,全身瘫痪,记忆力完全丧失,也失去了语言能力,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要亲人的全天守候。

  姐弟俩知道,因为他们的不放弃,妈妈醒过来了,只要不放弃妈妈的康复训练,妈妈早晚能叫出他们的名字,早晚能知道他们是她最亲的宝贝。

  于是,姐弟俩成了妈妈的小老师,为妈妈制作课程表,每天放学回家用小黑板教妈妈识字、算术,教妈妈学说话……他们还制订了一个小计划:教妈妈学会100以内的加减法、背会乘法口诀、认识常用汉字。

  在姐弟俩的共同努力下,牛雪能够完整地背出4首唐诗、算出20以内的加减法,进步速度越来越快。经过几年的康复训练,牛雪能自己吃饭了,能扶着轮椅步行了,也能和人简单交流了……这个时候,她的记忆也在逐步恢复。

  “家访时,宗阳妈妈拉着我的手说‘明天就会好了,好了就行了’。我觉得宗阳妈妈的自信,很大一部分源于孩子,源于孩子对母亲的那份爱的感召。”陈宗阳的班主任陈岑说。

  驻马店市文明办工作人员李秋分则说:“我看到的是公婆对儿媳妇视同女儿的爱,这种爱,耳濡目染地影响着两个孩子,这种爱得到了传承。姐弟俩与妈妈相处的每一刻,都能让身边的人潸然泪下。”

  然而,就在牛雪的身体、智力每天都在逐步恢复的时候,就在全家人感到昔日幸福不再遥远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2018年7月,牛雪得了一场感冒就再也没有醒过来。那时,中央电视台拍摄的2018全国最美孝心少年事迹宣传片刚拍完不久……

  坚强与独立

  让姐弟俩成了家里的“小大人”

  过去几年,姐弟俩的期待很简单:妈妈快点好起来。

  但是,牛雪的康复治疗面临很多困难,法院判决的120万元被砸伤赔偿金,生前没要回来1分钱,家里支付她的高昂康复费用很困难。“今年春节前,法院采取强制执行后才要回17万元。”陈守昌告诉教育时报记者。

  为了维持牛雪的后续治疗和孩子的生活,姐弟俩的爸爸陈魁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一切事务全落在了年近七旬的陈守昌老两口身上,姐弟俩也早早褪去了孩子的稚气,显得格外懂事。

  陈守昌从外边捡回废旧物品,自己动手做简易的康复仪器。姐弟俩边看边学,一起帮妈妈做康复训练;每每看到奶奶吃力地帮妈妈翻身,姐弟俩总是赶紧跑过去帮忙,安慰说:“奶奶,我们长大了就能照顾妈妈了,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如今,姐弟俩一天天长大,俨然成为家里的“小大人”,自己能做的事儿,绝不用大人操心。陈宗阳常说:“我是个小小男子汉,要照顾自己,帮助爷爷奶奶。”

  在家里,姐弟俩成了陈守昌老两口的好帮手:吃饭时,主动摆碗筷;吃完饭,主动擦桌子、扫地、倒垃圾……家里包饺子时,姐弟俩也会擀面皮、包饺子,像模像样。

  “爷爷奶奶平时不让我们干什么重活儿,我和弟弟知道,他们是心疼我俩。”陈坤阳告诉教育时报记者,“我和弟弟商量过,不上学的时候,尽量帮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儿。”

  徐德莲说,就在刚刚结束的这个寒假,一天中午,她发现两个孩子没在卧室午睡,竟跑到厨房里拆洗起了油烟机,一个用浸过洗洁精的抹布擦,一个用钢丝球擦,配合得十分默契。“本来我打算过两天找人专门清理呢,这不,孩子又给省下了二三十块钱。”徐德莲心疼地说道。

  7岁的陈宗阳在同龄孩子中个头并不算高,脸上还带着这个年龄段孩子应有的几分稚气,却已是老师、同学中有口皆碑的好孩子。

  “去年3月,宗阳教妈妈认字的时候,他爷爷在一旁用手机记录了下来,传到了我们班的家长微信群里,很多家长看到后都非常惊讶。” 陈岑说,“本该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年纪,却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小宗阳的自立、乐观感染和影响了他身边的人。无论是在学校还是这个家庭,我觉得,他带来的都是正能量。”

  告慰逝去的母亲

  孝道将伴随姐弟终生

  按照驻马店市当地的习俗,除夕这天,人们要到故去亲人的坟头插灯、献祭品、焚纸钱。除夕当天上午,姐弟俩跟着陈守昌回到了老家,去了妈妈的墓地。

  “妈妈,我们给您插上灯笼,您走夜路就不怕黑了。吃的和钱您收好,在那边吃好穿暖……希望您在那边没有伤痛。今天,您跟着我们回家过年吧。” 在妈妈的墓前,姐弟俩行完礼后,还汇报了期终考试成绩:宗阳数学100分、语文98分,坤阳各门功课都是八九十分;两人都被学校评为三星级好少年。

  听着姐弟俩的话,陈守昌眼圈有些发红。“儿媳妇,你安息吧。孩子们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贴爸爸和爷爷奶奶了。我把孩子们年前发生的事给你絮叨絮叨——咱家年前的卫生,是孩子们放假后帮着我们打扫的;年货,也是孩子们帮着我们采购的……”陈守昌知道,这些,肯定是儿媳妇想知道的。

  陈守昌告诉教育时报记者,儿媳妇的去世,对姐弟俩和整个家庭的打击都很大,全家人这些年的努力和付出几乎都化为泡影。“孩子们失去了生养他们的好妈妈,儿子失去了贤惠的妻子,我们老两口失去了孝顺的好儿媳。”陈守昌说,“好在,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们家现在缓过来了,孩子们也都能正确看待这些问题了。”

  近两个月来,这姐弟俩的表现,让年近花甲的爷爷感到很欣慰。

  放寒假前,姐弟俩知道爸爸工作忙,也不放心爷爷奶奶年纪大爬高上低,主动要求家里的卫生等他们放假后再搞。放假后,姐弟俩还主动把楼道公共区域的卫生给打扫了。

  寒假里,姐弟俩借来下学期的课本自主预习新课程,读完了老师送他们的两本书,还在爷爷的辅导下读了《增广贤文》。

  春节前两天,姐弟俩带着礼品随爷爷到养老院看望老人,主动为老人打扫卫生,听他们讲红色故事;春节期间,姐弟俩主动张罗着走亲戚,去姥爷、姑奶奶家拜年;正月十五,姐弟俩动手制作了灯笼,还绘制了有关元宵节的贺卡。他们说,如果学校举行灯展,他们就去参赛。

  对于未来,姐弟俩表示,要好好学习,努力进步,争取更好的成绩,报答长辈,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妈妈虽然不在了,但我们还有爷爷、奶奶和爸爸,我们要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家庭减轻负担,让孝道在我们身上延续,伴随我们一生。”陈坤阳说。


  (正文结束)

相关阅读: